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中國故事 | 段濟寧:用石碾推動勞動教育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姜麗麗 | 時間: 2021-06-09 | 責編: 曾瑞鑫

2020年中國城鎮化率達到63.89%,隨著農村“撤點并?!钡耐七M,鄉村完全小學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只設置一二年級的鄉村教學點,嚴峻形勢下,鄉村小學應該如何發展?河南省濟源市梨林鎮梨林小學的段濟寧校長用行動書寫了自己的答案。

目前,第五屆“桂馨·南懷瑾鄉村教師計劃”正在進行評選,我們隨桂馨基金會來到梨林小學,聽一聽鄉村校長段濟寧的故事。

“六區兩館”田園勞動基地大變樣

“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萬仞……”愚公移山的故事,千百年來華夏兒女口口相傳。河南濟源,就是故事的起源地。這里的人民用行動詮釋著中華民族鍥而不舍、奮發圖強的優秀傳統文化基因。

在城鎮化浪潮的沖擊下,“撤點并?!辈讲酵七M。2014年,梨林小學從完全小學變成了只保留一二年級的鄉村教學點,師生由300名變成了30名學生、4名教師。面臨著生源枯竭被撤銷的危局,校長段濟寧心急如焚。隨著附近的村小日益萎縮,如果再沒法突出重圍,梨林小學的孩子們也將被家長陸續送到梨林鎮中心小學。

學校小、資源少,怎么才能用有限的資源改善教學環境呢?段濟寧絞盡腦汁。直到有一天他看到院子里堆放的輪胎,突然靈機一動,計上心來?!昂尾焕脧U舊輪胎,給學校來個舊貌換新顏?”他說干就干,從鄰里處搜集到百十來個輪胎,刷上五顏六色的油漆,種上生意盎然的綠植,學校經過這么一番打扮,變得充滿生機和新意。

校園輪胎盆景

接著,段濟寧又積極申請基金會支持,將桌椅板凳全部換新,他又帶頭粉刷展覽室、進行學校線路大改造。短短兩三年時間,學校面貌煥然一新。在這個過程中,他發現學校有一片閑置區域可以開辟為百草園。于是,他開始帶著孩子們開展“田園勞動實踐”。

現在,走進梨林小學的大門,撲面而來的是滿眼的綠意。

一條長長的七彩長廊上掛滿了葫蘆、絲瓜等攀爬植物,待到綠蔭遮天、果實滿棚時,孩子們在下面玩耍、讀書,感受著人和自然的和諧。

百草園一瞥

占地240平米的百草園內,20多種各色蔬菜、花卉爭奇斗艷。孩子們參加比賽贏了,獎品就是菜地里新鮮的蔬菜。經過春種、夏長、秋收、冬藏的四季輪回,孩子們感受到大自然的時氣變化和無窮奧妙。

夏日炎炎,荷花魚池區蓮葉高舉,芙蓉飄香,錦鯉競躍,龜魚嬉戲,為校園增添了一絲野趣。

金風送爽,每當小麥、玉米成熟時,師生們齊聚農耕石器區,用石牛槽、磨盤、碾子加工玉米糝,從掰玉米、攆玉米、磨玉米到篩玉米面,親身體驗糧食的來之不易。

輪胎坦克

老師們還親手為孩子們打造了一個游樂活動區,3米高的輪胎攀爬網、輪胎秋千變成了孩子們最愛的游戲樂園,輪胎小巨人、坦克、茶壺等,顯示了老師們無處不在的巧思。

段濟寧正在給孩子們上課

慢慢地,梨林小學有了名氣,學生人數增加到50人,一年間在《教育時報》《中國教育報》《河南教育網》《映象網》等新聞媒體刊登報道160多篇,獲得了河南省首批義務教育標椎化管理特色校的榮譽,這是河南省義務教育學校的最高榮譽,對一個鄉村教學點來說實屬不易。

現在,段濟寧帶領全校師生建成了“六區兩館”田園勞動基地,實現了“春有花、夏有蔭、秋有果、冬有綠”。孩子們的成長正是從這種初始自然的環境與人際的和諧體驗出發,逐步展開自由自主發展的可能性。這種質樸的寧靜與和諧也成為鄉村少年成長過程中不斷回返的生命起點。

把勞動課程真正扎根在鄉村的土壤上

不僅如此,段校長還帶著老師們一起開發了勞動教育校本課程,每周開設了2節“田間課”,內容包括種植課程、消失的勞動用具課和不定期的24節氣課。

種植課程中,家長和老師共同擔任指導教師,學生從翻地、播種、澆水、施肥、日常管理、到收獲,全程參與。從當初分不清韭菜蒜苗,現如今,孩子們已經能種出幾十種蔬菜。

在這里,孩子們學會種下希望,在日月輪轉中長懷期盼,直至金秋之時收獲沉甸甸的碩果。通過種植,孩子們找到了自我價值感,而且在勞動與期盼中養成積極的人生態度與價值觀。這便是大自然饋贈給人類的最初的教育,這種教育本身就蘊含著某種整體性與豐富性,給予孩子們以生命的豐盈。

農耕文化展覽館一角

消失的勞動工具課主要依托農耕文化展覽館,被滄桑歲月雕刻過的步犁、耬車、叉、推板、木升等六十余種農耕用具,吸引了孩子們的目光。為了了解它們的功能和使用方法,老師帶著學生們來到田間地頭,和孩子們一起使用播種機、耬車。

結合24節氣和傳統農歷節日,學校開設了24節氣課。春分翻地、夏天舉辦“瓜果宴”、清明踏青、端午畫彩蛋、秋分百草園內拔花生、中秋時節做月餅、冬至時大伙兒用自己種植的蘿卜包餃子。

鄉村教育發展,鄉土文化是繞不過的話題。70多年前,費孝通先生在《鄉土中國》中提到“從基層上看去,中國社會是鄉土性的?!?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推土機的轟鳴替代了鄉間鳥兒的啁啾聲,高樓大廈讓炊煙裊裊成為永遠難以再現的記憶。盡管如此,鄉土中國“鄉土性的某些特征”依舊保持了鮮明的特色。畢竟,數千年來形成的禮治秩序、家族制度,已經沉淀為中國人刻著骨子里的記憶。東方農業文明中的某些優良品質,亦可以成為工業化時代興起的城市文明的有效互補。

針對農村年輕人正在日益脫離鄉村、思想上遠離鄉村的“失根”問題,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錢理群強調“要重視地方文化譜系的建構與鄉土人文教育”,鼓勵有鄉土情懷的學者“自己來描寫自己”,在社會大發展時代,尋求變中之不變——在大自然和人的日常生活中去尋求生命的永恒。

2021年6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鄉村振興促進法》開始施行,鄉村振興需要源源不斷“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業”的人才投身到鄉村振興工作中去。段濟寧校長所為,正是在為孩子們培養一顆愛農村的心。

中央民族大學教授滕星認為,加強鄉土教育系統性建設是突破鄉村教育瓶頸的手段之一。開展鄉土教育首先要做到基于正確理念指導下的鄉土教材開發;其次,對全國鄉土教材要進行系統性的收集和珍藏;最后,要通過深入地學術研究來促進鄉土教育的發展。

孩子們在喂小兔子

現在,梨林小學在段濟寧的帶領下,通過勞動教育校本課程、豐富多彩的勞動實踐,讓學生在勞動中學習,培養觀察能力,在實踐中學會思考、質疑、主動探究,讓孩子們在體驗、參與、協作中獲得多元的人文教育經歷。同時,還引導孩子們了解家鄉的歷史文化魅力、認識大自然的無窮奧妙,幫助孩子們建立與家鄉的親密深層聯系,幫助孩子們發現生命的根。

布谷鳥鳴麥梢黃,又是一年碾轉香

鄉村不僅僅是一個自然場域,而且還是一個文化場域,是連通著鄉土歷史與鄉村文化的獨特空間。鄉村教育的依托,除了鄉村自然環境,就是鄉土文化。鄉村文化,一邊連接著鄉村民間民俗文化,另一邊連通著傳統中國的鄉土文化。

“碾過風,碾過雨,把塵世多少苦辣酸甜的人生,碾成歲月滄桑的記憶?!蹦朕D是河南獨特的美食,更是老一輩的的滄桑記憶。小滿是夏季的第二個節氣,小麥進入灌漿豐子階段,正是加工碾轉的最佳時期。走在大街小巷上,常能聽到悠長的叫賣聲——“碾轉、碾轉”。

今年小滿節氣前,梨林小學的師生走進麥田,開展“小滿節氣進課堂”活動,讓孩子們在勞動實踐中感受節氣對農作物的影響,體驗勞動的快樂。

孩子們認真聽校長講安全要點

一聽說要去做碾轉,小饞貓們紅撲撲的臉蛋上掛滿了笑容。師生們拿著籮筐、挑著扁擔、握著鐮刀排好隊形走出校門,繞到學校后面的麥地旁,段濟寧講解了小滿節氣知識,強調了進入麥田的注意事項和安全要求。孩子們一個接一個迫不及待地跳進了麥地里,在老師的指導下動手收割小麥。很快,他們掌握了割小麥的要領,心滿意足地抱起麥穗放進筐里。不一會兒,就收割了好幾筐的麥穗。割麥、恰麥、擔麥,大家分工合作,默契配合。

麥田里的希望

看我抱得多不多?

“小胖,你來試試能不能挑得動這筐麥穗?”段濟寧讓班里的大力士小胖來挑戰下。小家伙身板壯實,挑著二十來斤的麥穗筐走了幾步。其他孩子也躍躍欲試,一個個都要來挑扁擔。一會兒功夫,沉甸甸的麥穗被運到了校園里。早就等待在校園里的義務幫忙的奶奶們,拿起一把麥穗放在石磨上揉搓。

學校請來有經驗的老農幫忙

碾轉雖然好吃,可制作工藝比較復雜,要經過搓麥脫粒、清洗去皮、翻炒晾曬、簸箕去雜、石輾磨制等多道工序,任何一步出問題都會影響碾轉的質量。為此,學校請來了3位有經驗的老農領著師生加工。

孩子們捋麥穗

麥穗被分成了好幾堆,孩子們圍在麥堆旁,用小手把麥穗捋齊。捋麥時麥芒扎手、搓麥磨紅了小嫩手,可沒有一個孩子喊苦叫累。捋齊之后,麥穗要放到鐵箅子或者簸箕上揉搓,搓出新鮮麥籽。然后將麥籽放到簸箕里簸去麥糠等雜物,經過去糠、汆炒等步驟,經過一中午的努力,用于加工碾轉的綠色麥粒已準備到位。

下午孩子們上課,沒課的老師紛紛過來幫忙脫粒、晾曬。3點來鐘,全體師生來到石輾前,進行碾轉的最后一道工序——磨制。

齊心協力推動石碾

五月天艷陽高照,老農、老師和孩子們三三兩兩一組、齊心協力推動沉重的石輾,一滴滴的汗珠從他們的臉頰上悄然滑落。隨著石輾轉動,炒熟陰干的青麥粒被碾壓成嫩嫩的、長長的細條,透著縷縷麥香的“碾轉”終于新鮮出爐,其色澤青碧,清香爽口,孩子們按捺不住美食的誘惑,一邊推磨一邊撿起一兩根碾轉品嘗。

炒碾轉嘍!

舌尖上的碾轉

最后大師傅支起大鍋用雞蛋炒碾轉,孩子們排隊等候,一個個翹首等待。終于,香噴噴的碾轉炒雞蛋做好啦,美味碾轉征服了每個孩子的味蕾,自己動手做的美食吃起來格外香?!澳朕D好吃真難做,一碗碾轉汗濕襟”,這下子孩子們可真是體會到了。

其實,碾轉最開始并不是用來“嘗新”,而是用來應對一年之中,新麥還未成熟、陳糧已經吃完的“青黃不接”的時間段,這時候剛灌漿的小麥就是老百姓的救命糧,人們把這些青麥割回家,用火燒熟了,再用手搓著直接吃進肚子,后來才演變為碾轉的吃法。雖然一年里只有“小滿”前后幾天能吃到碾轉,但這種食物依然在中原大地傳承了上千年。舌尖上的“碾轉”滋味,不僅連接著古與今,而且連接著他鄉與故鄉。

段濟寧校長

在文化的視角下,鄉村中的每一個人都共享了歷史變遷、傳統生活方式與習俗的記憶。神州大地上,無數形態的鄉村凝聚了五千年來華夏民族共同形成的歷史記憶。目前我們的鄉村面臨精神與物質雙重貧瘠的局面,延續鄉土文化的使命,時代呼喚著更多愛家鄉、愛農村的人去承擔。

生于斯長于斯,梨林小學的學生們通過與家鄉、自然的深度互動,學會對故鄉、對大地保持敬畏之心,學會尊重故土的歷史文化、一草一木。在全社會構建生態文明的今天,段濟寧通過多元化勞動教育,將萬物和諧共生的意識根植于孩子們的心中。通過走獨特的鄉村化的道路,他把課程真正扎根在鄉村的土壤上,將勞動教育與鄉土人文教育相結合,更喚醒了孩子們內心深處的鄉土意識和家國情懷。(圖片由梨林小學提供)


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免费